从洛阳到吴哥,寻一段遗落丛林的文明

发布时间:2018-03-06             点击数:99

  吴哥寺庙崩密列,还保留着它遗落在丛林中的模样

  今年是中国和柬埔寨建交60周年,两国的友谊历久弥坚。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,数万名中国游客前往柬埔寨,感受了古老神秘的吴哥文明。

  历史上,中柬两国的交往可追溯到公元1世纪。柬埔寨是第一个出现在中国史籍中的东南亚国家,早在1900多年前,就派使者来到东汉都城洛阳,拉开了双方友好往来的序幕。

  1 公元84年,“究不事”使者初到洛阳

  到过洛阳龙门石窟的人,都忘不掉卢舍那大佛的微笑。同样,如果你去过柬埔寨,也会对“吴哥的微笑”念念不忘。

  今年74岁的李顺涛对此深有感触。他是前年春节去的柬埔寨,回到洛阳后,总想将“吴哥的微笑”与龙门石窟的卢舍那大佛相提并论。尽管他知道,卢舍那大佛开凿于唐高宗时期,在时间上比“吴哥的微笑”早了好几个世纪。

  “吴哥的微笑”,也称高棉的微笑,指的是吴哥王城(在今柬埔寨暹(xiān)粒市)那些带着神秘微笑的四面佛,其中又以巴戎寺的四面佛最为著名。它是吴哥王朝留下的遗迹,和举世闻名的吴哥窟一样,都是吴哥文明的杰出代表。

  吴哥王朝存在于公元9世纪至公元15世纪,在中国史籍中,那时候的柬埔寨被称为真腊,是东南亚中南半岛上一个强大富庶的国家。

  真腊本是扶南的属国。扶南是柬埔寨历史上第一个国家,建立于公元1世纪,最初由女王柳叶统治。《后汉书》中记载,这个国家最早被称为“究不事”。公元84年,“究不事”使者来到东汉都城洛阳,献上“生犀、白雉”,拉开了双方友好交往的序幕。

  东汉到南北朝时期,中国史籍如《三国志》《晋书》《梁书》等对扶南多有记载,从中可以看出,中国对扶南的正式回访,是从三国时期开始的。

  公元1世纪末,扶南女王柳叶被来自印度的混填(一说混溃)征服。混填自立为王,娶柳叶为妻,他们的子孙继续统治扶南,被称为混氏王朝。后来,大将范蔓被百姓拥立为扶南王,混氏王朝遂被范氏王朝取代。

  当时正值中国的三国时期,范氏王朝数次遣使访问东吴。比如,公元225年,扶南使者向中国赠送琉璃;公元243年,又向中国献了乐师及名贵特产等。

  随后,东吴决定正式派人回访扶南。宣化从事朱应、中郎康泰奉命前往,受到扶南王的热情款待,回国后著《扶南异物志》等书,对扶南的风土人情作了介绍。

柬埔寨民俗文化村的周达观像

  2 从扶南到真腊,与中国友好往来不断

  公元265年,西晋统一中国,定都洛阳,扶南使者来访更加频繁。

  据统计,晋武帝司马炎在位的20多年间,扶南王至少派来5批使者。其中,公元285年的那次来访,扶南王范寻让使者带到洛阳的特产除了“香履百双”,还有“一丈三节”的甘蔗等。

  东晋时,扶南使者向中国献过驯象,不过晋穆帝又让他们带回去了。南北朝时,佛教兴盛,扶南有多位高僧到中国弘扬佛法,在番禺(今广州)的佛寺中,还曾供有扶南所造的石像。

  那么,与中国交往密切的扶南,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国家?

  《晋书》对此有较为详细的记载:“扶南西去林邑三千余里,在海大湾中,其境广袤三千里,有城邑宫室。人皆丑黑拳发,裸身跣行。性质直,不为寇盗,以耕种为务,一岁种,三岁获。又好雕文刻镂,食器多以银为之,贡赋以金银珠香。亦有书记府库,文字有类于胡。”

  因地处东西方交流的海上要冲,扶南疆域广阔,贸易繁荣,《梁书》曾称:“其市东西交会,日有万余人。珍物宝货,无所不有。”

  虽然国家强盛,文明发达,但扶南人生活在热带,习惯“裸身跣行”,对穿衣很不讲究。三国时期,东吴人朱应、康泰来到这里,对扶南王提出:“国中实佳,但人亵露可怪耳。”于是,扶南王下令,让国人适当穿上衣服。

  到了公元7世纪,扶南由于内部纷争,国势衰退,被日渐强大的属国真腊吞并。

  对真腊的记载,最早出现在《隋书》里,《唐书》则称其为吉蔑、阁蔑等。今天人们熟悉的柬埔寨这一名称,直到公元16世纪末明万历年间才出现。

  据《隋书》记载:“(真腊)人形小而色黑,妇人亦有白者。悉拳发垂耳,性气捷劲。”至于真腊人与扶南人是否为同一种族,至今尚无定论。能确定的是,自9世纪到15世纪的600年间,富庶强大的真腊以吴哥为王城,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吴哥文明。

  3 中国人的《真腊风土记》,让丛林中的吴哥文明重见天日

  暹粒市位于柬埔寨北部,距泰国(过去称暹罗)只有150多公里。这座城市不大,却因“吴哥的微笑”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。

  对当地人来说,他们最喜欢的“游客”,是一位古代中国人。他叫周达观,生活在元朝,曾在吴哥王城及周边游历一年。如果不是他著的《真腊风土记》,吴哥文明可能早被世人遗忘了。

 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:

  公元802年,国王阇(shé)邪跋摩二世定都吴哥城,开创了吴哥王朝,其版图比今天的柬埔寨要大得多。到了12世纪中叶,国王苏利耶跋摩二世信奉印度教,建了吴哥窟。13世纪,国王阇邪跋摩七世信奉大乘佛教,建了巴戎寺。当然,除此之外的吴哥古迹还有很多。

  强盛了数百年后,吴哥王朝渐渐衰落。公元1431年前后,吴哥王城被暹罗人攻陷,国都南迁金边。从此,这片土地渐渐被人遗忘,吴哥古迹也被热带丛林所湮没。

  幸运的是,元朝人周达观在游记中写下了他的所见所闻,才使吴哥文明有机会重见天日。

  周达观是浙江温州人。公元1295年,他奉命随使团前往真腊,一年多后回国,著成大约8500字的《真腊风土记》,对吴哥王朝进行了真实且全面的记述。

  比如,在“耕种”这一条下,他写道:“大抵一岁中,可三四番收种。盖四时常如五六月天,且不识霜雪故也。其地半年有雨,半年绝无,自四月至九月,每日下雨,午后方下。”在今天的柬埔寨,人们仍能真切感受到这种只分雨季和旱季的热带气候。

  南宋之后,生活在真腊的中国人不少,他们被称为唐人。周达观的游记中多次提到唐人,也写到中国文化对真腊的影响。

  19世纪初,《真腊风土记》被译成法文。公元1861年1月,法国博物学家亨利·穆奥循着《真腊风土记》的指引,在热带丛林中发现了吴哥古迹。他说:“此地庙宇之宏伟,远胜古希腊、罗马遗留给我们的一切,走出森森吴哥庙宇,重返人间,刹那间犹如从灿烂的文明堕入蛮荒。”

  遗落丛林400年后,吴哥文明终于重见天日。

  关闭窗口